深圳律师在线咨询
深圳律师咨询

400-777-1488

侵权纠纷案件

来源:http://www.jk810.com 作者:深圳律师  发表时间:2018-03-28  阅读量:
  侵权纠纷案件,根据侵犯的“权种”,可分为很多种,比如物权、人身权、知识产权、继承权乃至于债权等。侵权纠纷案件处理,有很多需要注意的地方。本文中,杰科律所深圳律师将通过真实案例进行说明。
 
  侵权纠纷案件
 
侵权纠纷案件
 
  段某原属某国有塑料厂职工,1993年根据国家对职工集资建房的相关规定和厂里的政策,段某向某国有塑料厂交纳了1200元的住房集资款,并分得了该厂的职工宿舍一间半平房。
 
  1999年,某国有塑料厂的领导成立了某塑胶公司。由于某国有企业经营困难陷于停顿,某塑胶公司租赁某国有塑料厂的资产进行经营。
 
  2001年,某国有塑料厂的上级主管单位某县经济委员会向某县企业改革工作领导小组提交了某经字(2001)51号公文,即《关于对某国有塑料厂规范改革方案的请示》(以下简称《请示》)。2002年元月十八日,某县企业改革工作领导小组对该《请示》予以了批复,即某企改组(2002)1号文《对县经贸局〈关于上报某国有塑料厂深化改革方案的请示〉的批复》(以下简称《批复》)。根据《请示》与《批复》,包括涉案房屋在内某国有塑料厂职工宿舍及生活设施仍属于某国有塑料厂固定资产,但由某塑料公司代管。某国有塑料厂保留法人资格,处理改制遗留问题。后来,某县政府对县城内的企业实行“退城进园”政策,将包括涉案房屋在内的职工宿舍房产占有范围内的土地通过挂牌出让方式出让给某房地产公司用于商品房的开发。
 
  一波三折
 
  由于某房地产公司与包括段某在内的某国有塑料厂的职工没有就房屋拆迁达成一致,某房地产公司向某县人民法院对段某提起民事诉讼,诉称段某房屋所在地块的土地使用权已经归属于某房地产公司,段某不腾出土地的行为对某房地产公司构成侵权;要求法院判令段某腾出房屋和土地。某塑料公司向受理法院正式出具了《证明》,证明包括涉案房屋在内的土地及其上的建筑物、附属物系某塑料公司的财产,现已转让给某房地产公司;某房地产公司应负责拆除出让地块上的建筑物、附属物。再后来,某房地产公司向法院申请撤诉,法院裁定准许其撤诉。
 
  某房地产公司撤诉后,某塑胶公司随即对段某提起民事诉讼,诉称段某与某塑胶公司之间系不定期房屋租赁关系;段某长期拖欠租金,某塑胶公司已经向段某送达了书面通知,要求解除不定期租赁合同;要求法院判令段某交纳拖欠的房屋租金,并搬离房屋。段某辩称:涉案房屋系其缴纳了集资款后分得的房屋,与某塑胶公司之间不存在房屋租赁关系。一审法院支持了某塑胶公司的诉讼请求。段某不服,提起上诉;二审维持原判。诉讼过程中,段某和某塑胶公司均没有出具涉案房屋的产权证书;某塑胶公司也没有提供双方的房屋租赁合同。
 
  段某以“申请人与被申请人之间不存在房屋租赁关系,双方的纠纷是财产权属纠纷和房屋拆迁纠纷,原判决认定的事实缺乏证据证明;因单位内部建房、分房引起的占房、腾房纠纷不属于人民法院主管工作的范围”为由,向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案件再审。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段某居住的房屋属于单位集资建房分得的房屋,纠纷属于单位内部分房纠纷,不属于人民法院主管范围,某塑胶公司与段某之间存在不定期租赁合同关系、某塑胶公司作为原告起诉主体适格缺乏证据;于是裁定撤销一、二审判决、裁定,驳回某塑胶公司的诉讼请求。

  遇到相关类型的法律问题可通过深圳律师在线咨询帮您解答法律问题。
 
  案件再审期间,某塑胶有限公司申请法院执行一审判决,强制段某搬离了涉案房屋,且涉案房屋由某塑胶公司拆毁。
 
  最终结果
 
  段某向某县人民法院对某塑胶公司、某房地产公司提起民事诉讼,要求两公司赔偿其房屋损失、精神抚慰金等;诉称两公司相互勾结和串通损害了其房屋,主观上有故意且通过恶意制造诉讼的方式实施了侵权行为,客观上造成了原告的权力受侵害。某房地产公司辩称,自己合法取得了涉案房屋所在地块的土地使用权,没有实施侵权行为;某塑胶公司辩称:它与段某之间的关系为房屋租赁关系,涉案房屋属于某国有塑料厂,它接受某国有塑料厂的委托管理涉案房屋;它对段某的诉讼不是侵权行为,段某不是涉案房屋的所有权人。某塑胶公司向法院提交了包括涉案房屋在内的某国有塑料厂的房屋产权证书,用以争议某国有塑料厂是涉案房屋的所有权人,段某对涉案房屋不享有所有权。某县人民法院以案件系单位内部纠纷,不属于人民法院主管工作范围为由,裁定驳回段某起诉。段某不服,上诉至中级法院;二审发院裁定维持一审裁定,驳回了段某的上诉。
 
  深圳律师评析
 
  无论恶意诉讼的诉讼请求,最终是否得到法院的支持,都将在客观上给被诉人造成损失。一旦民事恶意诉讼的诉讼请求得到法院的支持,被诉人根本没地方寻求救济。即便通过上述、民事再审或者申诉程序纠正错误的判决,但要是判决已经执行,被诉人很难得到国家的司法赔偿。
 
  本案中,某塑胶公司和某房地产公司,通过民事诉讼方式规避拆迁条例规定的法律程序和拆迁补偿责任;即便是上级法院撤销了原审错误的判决,权利已经遭到侵害的当事人无法通过民事诉讼的方式获得救济,这不知是对法院判决权威的亵渎还是对当事人合法权益的践踏;从整个过程看,无论程序正义还是实体正义,都已经变得模糊。
 
  侵权纠纷案件,很容易发展成延长战,各种错综复杂的关系,各种反复无常的变化,是当事人必须面对难题。正因此,专业律师的协助和参与是必不可少的。关注侵权纠纷案件,让杰科律所深圳律师帮助你解决问题。
关键词:
  • 经典案例
  • 客户见证
  • 民事法律
  • 公司法律
  • 金融法律
  • 国际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