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律师在线咨询
深圳律师咨询

400-777-1488

医疗纠纷律师所经办案例

来源:http://www.jk810.com 作者:深圳律师  发表时间:2018-03-01  阅读量:
  我国的医疗纠纷,可以延伸出很多问题和争议。有时候,很难分清谁对谁错。医疗纠纷的难点,有时候甚至和当事人的身份地位有关。下面是医疗纠纷律师经办的典型案例之一:
 
  医疗纠纷律师所案情回顾
 
  2012年3月21日,产妇张某到某妇幼保健院(以下或称被告)就医,确诊怀孕12周零5天,并在X医院建立病历档案,开始定期产检。2012年10月4日,产妇因“停经40+4周,不规律阵腹痛半天”就诊于被告,诊断为孕2产0,孕40+4周,LOA先兆临产、高龄初产。2012年10月5日2时,胎心138次/分,8时10分,多普勒听胎心未及胎心,B超提示胎动、胎心未见,脐带绕颈一周、单死胎,2012年10月6日1时29分分娩一女死胎。张某认为X医院及医生在给其治疗过程中对工作严重不负责任,违反操作规程,应履行的检查、监护责任均未履行,是导致胎儿死亡的直接原因,因此委托杰科律所,将X医院诉至法院。
 
  医疗纠纷律师所鉴定意见
 
  根据原告请求,法院委托某鉴定机构对本案进行鉴定,鉴定机构认为:
 
  1. 医方选择阴道分娩方式符合诊疗常规。产妇怀孕时年龄大于35岁,属于高龄孕产妇,但是孕期各项检查、羊水穿刺产前诊断结果未见异常核型,临产后入院检查胎儿估计3.6Kg,骨盆测量未见异常,产前评估无明确头盆不称,经知情同意后行阴道分娩,该诊疗过程不存在过错。高龄产妇在孕产期容易出现孕期合并症和产程进展延迟问题,但是在产科常规中并没有规定高龄孕妇必须手术分娩。故医方选择阴道的方式不违反诊疗常规。
 
  2. 医方对产科病人有明确的监护流程,但是存在不足。医方对产科病人有明确的监护流程;对住院产妇要求自数胎动、每天胎心监护、胎心听诊,胎心听诊的时间安排为:医生查房:早晨6-7和8-9点30分,下午3-4点和5-6点30分;护士查房时间为白天1-2点、晚上9-10点、夜里2-3点。通常胎儿出现状况时,会出现胎动异常,这是自孕晚期开始要求孕妇自数胎动的原因。根据产检记录及现场询问:孕妇在孕检过程中自30周开始进行胎动计数,熟悉腹中胎儿活动规律,从入院后到发现胎儿心率消失期间未察觉到胎动异常。入院前5天(9月29日)超声检查结果正常,入院当天胎心监护结果为反应型,说明胎盘功能良好。夜班护士2点听诊胎儿心率正常,早晨7点医生查房时孕妇不在病房,按照规定医生应随后再次返回病房查看胎儿心跳情况,但是当天值班医生没有完成该程序,直到早晨8点10分发现胎儿心音消失。胎儿出现意外前孕妇未察觉胎动异常、胎心监护结果为反应型,不需要严密监护。在没有任何征兆的前提下出现胎儿死亡,属于不可避免的不良结局,生产过程中发现脐带绕颈过紧,尸体解剖结果提示“宫内窘迫、羊水吸入,致呼吸循环衰竭,胎死宫内”,考虑胎儿系脐带缠绕导致死亡,医方在履行胎心听诊过程中存在不足,该不足不改变胎儿死亡的后果。
 
医疗纠纷律师所
 
  因果关系分析:产妇因40+4周入医方待产,入院前B超检查胎儿正常,入院当天胎心监测结果为反应型,说明胎盘功能良好。当夜2点听诊胎儿心率正常,早晨8点发现胎心音消失,胎儿死亡。尸体解剖结果“宫内窘迫、羊水吸入,致呼吸循环衰竭而胎死宫内”,原因考虑系脐带缠绕导致胎儿死亡。产妇因40+4周入院待产,年龄超过35岁,属于高龄产妇。根据孕期各项检查、临产后入院检查,估计胎儿体重3.6Kg,骨盆测量未及异常等,经知情同意后行阴道分娩,医方选择阴道分娩符合诊疗常规。医方对住院产妇有明确的监护流程:医生查房:早晨6-7和8-9点30分,下午3-4点和5-6点30分;护士查房时间:白天1-2点、晚上9-10点、夜里2-3点。
 
  产妇入院当天胎心监护结果为反应型,说明胎盘功能良好。夜班护士2点听诊胎儿心率正常,早晨7点医生未进行查房待8点发现胎儿心音消失,胎死宫内。按照规定医生7点未见到产妇,应随后再次返回病房查看胎心情况,医方没有完成该程序,存在不足,但是该不足不改变胎儿死亡的后果;尽管二者之间没有直接因果关系,但是,考虑到产妇住院期间足月胎儿胎死宫内,医方应承担一定责任。因此,该鉴定机构得出如下鉴定意见:被告在对产妇的诊疗过程中存在医疗不足,与产妇损害后果承担轻微因果关系。
 
  医疗纠纷律师所评析
 
  产妇虽主张被告的医生并未在2012年10月5日早7时进行查房,但其就此并未提供充分有效的证据予以证明;而根据产妇住院病历的记载,被告的医生当时进行了查房但产妇不在病房,产妇在质证时亦认可该住院病历的真实性,故法院根据证据优势原则采纳鉴定机构意见未支持产妇的该项主张正确。其次,产妇虽然以检查报告单上年龄记载错误以及胎儿死亡时间无法确定为由主张被告未尽到监护职责,但根据鉴定意见,被告的上述诊疗行为并不存在过错,且与损害事实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故产妇以此要求被告承担全部责任的依据不足,法院不予采信。
 
  因此,产妇虽不认可鉴定机构的鉴定意见,但未能提供充分有效的证据和理由推翻该鉴定意见,故法院对产妇针对鉴定意见提出的上诉主张不予采信。最终,法院根据鉴定意见酌定被告承担20%的赔偿责任,赔偿原告各项损失共计3243.23元。
 
  复杂医疗纠纷的处理,需要鉴定机构的参与和专业律师的协助。说实话,既烧钱又费时间,如果要打官司,就更加麻烦了。因此,能私了就最好不要闹到法庭上。
关键词:
相关文章
  • 经典案例
  • 客户见证
  • 民事法律
  • 公司法律
  • 金融法律
  • 国际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