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律师在线咨询
深圳律师咨询

400-777-1488

杰科资讯_院长自杀用死亡解释中央为什么全力扫黑

来源:http://www.jk810.com 作者:深圳律师  发表时间:2018-02-12  阅读量:
  近日杰科资讯,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在通知发出数日后,就发生了廊坊城南医院院长张毅在黑恶势力的摧残与胁迫下坠楼自杀事件,因为与通知发出的极度靠近,此案被网民称为“扫黑除恶第一案”。
 
  1月27日,廊坊城南医院的优秀院长张毅,从高楼上纵身一跃,就为了解开黑社会的面纱。
 
廊坊城南医院优秀院长张毅
 
  杰科律所了解到,张毅是1979年考上兰州大学的老三届,那个时代能考上兰州大学医学院,算是凤毛麟角的人中龙凤。后来他在骨科全国排名第一的积水潭医院实习,最后成为廊坊骨科的四大才子之一。
 
  在患者眼里,他是位医术精湛,口碑极佳的好医生,经常组织义诊,为贫困患者免去医药费。在医生眼里,他是一位忠厚的长者。
 
  1993年,他创办了城南医院,但是瞎了眼找错了合作伙伴,找到了搞房地产的杨玉忠。由于医院发展特别好,引起了原本是小股东的杨玉忠的觊觎,他想要扩大自己的股权。
 
  有事说事,要扩权可以啊,事情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但杨玉忠为了获取非法的暴利,却采取了最直接却也最暴力的方式,那就是欺骗、骚扰、干预人事、恐吓、甚至故意伤害。
 
  最后张毅院长第一选择也是惹不起我躲得起,医院我不要了,大不了我自己重新选址另起炉灶。院长这一走,200多名医生愿意追随德高望重的张院长,原来的医院就架空了。
 
  这惹恼了杨玉忠,2017年10月18日,张毅在廊坊师范食堂吃饭途中,突然遭遇了从一辆无牌豪华越野车上冲出的四个蒙面黑衣人。
 
张毅被四名黑衣人殴打
 
  四个歹徒不容分说,在光天化日之下,用铁镐对着老人家就是一顿猛打,卧屮,铁镐啊大哥!必然是双腿粉碎性骨折,原本杰科小编找到视频但是画面才残忍就没有放出来了。
 
  行凶后歹徒驾车逃窜,从作案手法、熟练程度、下手之狠来判断,这是有组织有预谋的黑社会犯罪。
 
  比较讽刺的是,那一天,恰好是十九大开幕的当天。所以被打折的是张毅院长的双腿,被打肿的是党脸面。
 
  骨头被打碎,张毅没有屈服,虽多方求助,警方只抓了几个马仔,对方依然逍遥法外,为什么?因为对方是当地成功的知名企业家,大资本家,身价几十亿,在当地深耕多年,还是一位区人大代表。
 
张毅骨头被打碎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杨玉忠早就开始横行乡里、欺压百姓了。作为开发商,他通过侵占集体资产、中饱私囊;巧取豪夺,强迫村民流转土地,谋取私利;利用村街改造,谋取巨额利润;擅自变卖集体资产,从中谋利。
 
  另一方面,他克扣农民工工资。2013年,给他干工程的包工头杨晨,为了替农民工讨薪,遭到了杨玉忠雇凶毒打。
 
  面对暴徒横行,不少人试图通过正规途径讨回公道,但是杨玉忠丝毫不在乎。他说:“有不服的去哪里告就去告,你们没有那份能力,花个三五亿我顶的住,搞得定,不怕告,怕告就不这么干了。”
 
  水这么深,基层警察也很无奈,眼看着杨玉忠逍遥法外,自己辛辛苦苦的医院被霸占、被毁于一旦,眼看着200名医生没法上班,张毅院长选择了以死抗争。
 
  他留下了一封遗书,跟妻子和家人做了最后的告别,然后把事情的原委交代清楚之后,他就纵身一跃。下面是杰科律所找到网传遗书,其中有一句催泪的话: “杨玉忠,我在地狱等着你”。
 
  网传遗书:
 
  我不善于写作,但是,这是我人生的最后一个夜晚,我无法面对我的爱人,所以,晚上我和她通了最后一个电话。
 
  她一名优秀的大学教授是我同年同日生的亲密伴侣,我们出生在同一个医院,又是小学一年级开始就在同一个班上,直到高中毕业。在上学期间我并不知道这些,直到高考恢复我们都上了大学,临将毕业通过中学老师介绍我们确定了恋爱关系我才知道这些。我的爱人给我的印象是清高而又不服输,因此,我的内心深处总是百般的呵护她,爱护她。
 
  但是,我的爱人我要走了,我舍不得你们我的爱妻,我的女儿在我们朝夕相处的日子里留下了多少幸福美好的记忆,简短的文字里我已经是留下多少的泪水,,,
 
  一九八四年我医疗专业毕业分配到廊坊地区医院骨科工作,一干就是九年,当中一年时间在北京积水潭医院进修学习,在廊坊地区医院担任过团委副书记骨科副主任,一九九三年带头成立廊坊市人民医院整形分院,后更名为廊坊整形医院和廊坊城南骨科医院,鉴于规范和市场发展需要,二零一三年底迁址合作到廊霸路97,于宏昇房地产公司合作经营,医院以一千三百万现金和三百万资产以及二百万的廊坊城南骨科医院的品牌估值占医院股比60%。其中包括宏昇房地产公司建设的医院大楼采取银行按揭贷款方式由房地产公司杨玉忠办理,具体操作有股东协议作为支持,最终,房屋写到了我和杨玉忠夫人王俊英的名下并且在房管局备案,但是,杨玉忠贷款没有办下来。
 
  经过三年的拼搏,城南骨科医院完成了从一级医院转变成二级综合城南医院的过程,同时,作为骨科特色有幸成为北京积水潭医院技术支持医院,从迁址建立合作医院开始的周边尽乎没有人群,只有一个臭垃圾场的地理位置,转变成一个以骨科为龙头的综合医院,这是二零一五年年底,二零一六年城南医院可以说成为了最被老百姓信服的民营医院。
 
  此时杨玉忠开始插手医院(15年下半年采取欺骗手段,说是医院使用房屋若是在个人名下则上税过多为名劝说我退回医院大楼到宏昇地产名下,当时考虑到医院发现稳定,避免内部由此不和谐就按照杨玉忠的办理退房手续),16年初杨玉忠开始插手医院财务,无故撤销财务科工作人员,并且插手临床内科和妇产科,医院正常医疗秩序被打乱,规范医疗工作被践踏。
 
  经过和其反复协商无果(杨玉忠违反常规的做法问医院同仁都清楚,此时的医院工作基本失控甚至有些个签字我都不敢正式落笔),无奈只能和致力于医疗事业朋友们商量,最终达成一致自筹资金寻找场地从新组建城南医院。此时已经17年中下旬。经过几个月的施工改造,城南医院新的院区基本完成,此时正是十九大即将召开的时候。
 
  2017年10月18日十九大召开的当天下午五点多钟,我像往常一样去师范学院院里老人居住的地方吃晚饭,此时,早已等待在老人楼下的一辆无牌照车里出来四个蒙面人将我的腿打断后逃走,这是十九大召开的的当日,是光天化日之下在大学的校园里,是当着校园里的教职工的面有预谋有组织的谋害。
 
  住院手术之后该团伙依然继续到新院区继续骚扰威胁,杨玉忠指使医院会计在未履行任何财务手续的情况下从城南医院挪用现金一千一百万元,从儿媳妇赵楠也属于城南医院个人卡河北农信尾号2441中转走五百万元,此情况已经向安次区刑警队和廊坊市公安局赵进晋局长报案’,至今至我伤残和挪用医院资金幕后指使依然逍遥法外,,,,杨玉忠,杨老四,我在地狱里等着你。
 
  张毅院长死后,杨玉忠人大代表的资格被暂停,不久杨玉忠投案自首。至于他为啥要投案,我只能猜测,有人怕拔出萝卜带出泥,而采取的要舍车保帅之计吧。
 
  张院长之死非常悲壮,也非常不值。但他用另一种方式为民除害,值得我们敬仰。但同时,我希望除恶务尽,同时除掉杨玉忠横行乡里的保护伞。
 
  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的《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明确要求,各级纪检监察机关要将党员干部涉黑涉恶问题作为执纪审查重点,对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发现的“保护伞”问题线索优先处置,发现一起、查处一起,不管涉及谁,都要一查到底、绝不姑息。
 
  我们拭目以待!
关键词:
相关文章
  • 经典案例
  • 客户见证
  • 民事法律
  • 公司法律
  • 金融法律
  • 国际法律